阿甘小說網 » 歷史小說 » 影視世界當神探 » 正文
| 繁體版

1363章茍住和飄了的區別(1更)

溫馨提醒:“注冊會員”無彈窗廣告,同時建議您收藏,以便能夠輕松訪問!


  克萊爾不覺得那兩個手無寸鐵,一身普通裝扮的女孩是壞人。

  倒是這兩個全副武裝的彪形大漢身上沒有任何標識,還頭套蒙臉。

  洛杉磯的Swat特警是喜歡蒙臉,可人家身上肯定有各自所屬的部門標識。

  比如大大的白色或黃色的LAPD,FBI就會在前胸后背的中間,有些人肩膀和左胸還會印上更具體的部門徽章圖案,證明自己是哪個部門執法人員。

  因此眼前這兩個藏頭露尾,標識全無的武裝人員是壞人的機率高達99%。

  況且,克萊爾本來就看不慣男人欺負女人,更無法接受兩個全副武裝的大漢,欺負兩個手無寸鐵的普通女孩。

  可惜被路克遙控的金塊,立刻遙控她躲開,讓她一口氣憋著,差點岔了氣。

  這就是路克接到金塊提醒那一刻之前,卡羅爾兩人和克萊爾相遇的大概過程。

  帶著她跑路的同時,金塊立刻與她溝通。

  兩個家伙的思維傳輸幾同一人,幾乎只是瞬間,她就明白了金塊的想法,果斷選擇聽從。

  因為,這計劃確實很好玩。

  此刻,克萊爾心中有點急躁,卻被金塊老爺爺教育了:“忘記了我說的話嗎?越重大越緊急的事,就越不能急躁,否則害人害己。”

  克萊爾:“不是還有你么?”

  金塊:“你又不是我的傀儡,更不希望你變成一個不動腦子的笨蛋,和你最討厭的那些大兇女性一樣。嗯,況且你也長不大了……”

  克萊爾惱羞成怒:“魂淡,我才十九歲,還會長大的。”

  金塊:“OK,那就出發吧。記得我們的宗旨嗎?”

  克萊爾:“穩住,不要急躁,一步步行動。”

  金塊滿意。

  事實上,路克的原話更簡單,只不過是“茍住,別浪”而已。

  但克萊爾肯定會對“茍住”和“別浪”這兩個詞產生抗拒心理,所以金塊果斷選擇換一個說法。

  這是它圍觀路克和賽琳娜的對話得來的經驗,賽琳娜就吃這一套,所以應該很膩害的樣子。

  一人一狗確定了“茍住流”打法,金燦燦的身體也被完全遮蔽。

  克萊爾心念動處,立刻打開樓梯間的窗口,竄了出去。

  竄出之后,她伸手一指,一根細若蛛絲的黑線飛出,迅速黏在了十多米外的一處消防樓梯上。

  克萊爾身形立刻轉向,向那邊蕩了故去。

  于此同時,一架黑色蜘蛛狀的超微型無人機已經在前方探路,所有信息都鏈接到路克那邊。

  這東西也在剛才那個小盒子里,克萊爾變身和裝備千面系統時,它就飛了出去。

  這個無人機和千面系統一樣,都是量身定制的頂級產品。

  誰讓克萊爾是路克的妹妹,安全問題上自然不能有絲毫馬虎。

  路克自己就喜歡制造信息上不對稱。

  無論是平時的身份隱藏,還是戰場上的信息覆蓋,這才是他經常坑別人,而別人很少坑到他的原因。

  當然也要感謝某大少的技術,讓路克的大部分技術都處于這個世界的頂端,沒給別人用更高明技術碾壓的機會。

  而克萊爾動用千面系統時,很可能也需要情報支持。

  正所謂人雖未動,情報先行。

  沒這東西保駕護航,路克不放心。

  此刻,路克已經進入地下室的工作間內,全新投入工作。

  一排虛擬畫面,兩個虛擬3D投影出現在他和金塊面前。

  虛擬3D投影主要是給金塊看的,讓它能直觀明確敵我動向。

  金塊兩個分身,分身與克萊爾,此刻也算三位一體。

  這邊的金塊一號知道,那邊金塊二號和克萊爾也知道了。

  在無人機的前哨支持下,克萊爾的身影在樓房陰影間跳躍飛蕩,攀爬騰挪,完全避開了對方兩架直升機的監控,快速接近下方的作戰人員。

  ……

  公寓樓內,韋德滿臉懊惱地扔掉鋼鐵俠面具:“混蛋,這家伙肯定有毒,每次我帶上和他有關的東西就要被人打得很慘。”

  凡妮莎沒有去糾正他的錯誤觀念,只是面帶憂慮,雙手在他身上翻找:“你的傷勢怎么樣了?”

  韋德臉色一正:“小問題,還不如小學二年級時隔壁那個胖妞給我小迪克上來的那一jio。”

  凡妮莎好氣又好笑:“喂,我們正在被追殺,所以說實話。”

  韋德:“……那先找把刀給我。”

  凡妮莎果斷跑去這屋里的廚房,十多秒鐘后跑了回來,遞來一把刀:“這就是最長的了,我找不到你平時用的那種。”

  韋德滿臉糾結,看著手里那把長達40+厘米,一般用來切烤肉的圓頭長刀:“那個……真謝謝你了,親愛的。不過你最好再去找一把刀,要小一點的,尖頭的那種,因為我只是想用它來挖出體內的彈頭”

  凡妮莎不禁驚愕了瞬間,又立刻起身去廚房。

  這次返回,她一手抱著一個插滿廚刀的刀架,另一手還抓著一把銀燦燦的餐刀:“你看哪一種合適。”

  韋德已經顧不得再說俏皮話了,飛快從她手里拿過一把小餐刀,對準自己身上的彈孔就插進去就開始挖。

  他動作粗野,就像那傷口不是自己的一般。

  事實上,他此刻卻是已經快感受不到傷口的疼痛了,因為這些子彈全都是特殊種類,進入人體后還在持續性地釋放麻醉劑。

  韋德也是才發現這些子彈的問題,只能帶著凡妮莎躲進樓房拖延時間,取出彈頭。

  他也想明白了,有了不死之身后的自己,確實是飄了。

  換成之前還是正常人的時候,他是不會大意挨上這么多發子彈的。

  對方卻是知道他的不死之身,有備而來。

  一般麻醉劑,他最多挨兩下就會躲開。

  而這種持續性輸入麻醉劑的特制彈頭,一開始沒有引起他的警覺,他又需要分神保護凡妮莎。

  等到察覺不對時,他一下又抽不出手來取彈頭,硬生生被拖延了關鍵的一兩分鐘,身體情況變得很糟糕。

  此刻,韋德大半個身體都陷入麻痹狀態,還在不停擴散。

  再這樣下去,對方只要在一分鐘內找到他,進來再補上幾槍,他就只能眼睜睜看著。

  現實不是影視劇,壞人也并不是那么蠢。
无错一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