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說網 » 歷史小說 » 聯盟之傭兵系統 » 正文
| 繁體版

第九百四十一章 你懷疑人生了嗎(第一更)

溫馨提醒:“注冊會員”無彈窗廣告,同時建議您收藏,以便能夠輕松訪問!


  最后一手小法師的敲定,不光是解說和現場的觀眾們沒想到,作為對手的GAM也沒有想到。

  他們對Sac的這套體系完全是陌生的,小法師這個英雄別說是在比賽中了,就算是rank里也不多見。

  前期藍耗過大,等級尚未提升起來之前清線能力也不出彩,你要說他多弱倒也沒有,但小法師的前期肯定不強。

  GAM也沒有研究過打小法師應該怎么打,而且從Sac最終敲定的整體陣容上,GAM也看不出他們這套體系的亮點在什么地方。

  “小法師中單的話我可以壓制。”

  GAM的中單認真的說道。

  他本來面對到左手還是十分忐忑的。

  但眼下在英雄方面的巨大優勢之下,GAM中單選手心底的忐忑已經蕩然無存。

  “那我們最后一手上單打亞速選擇什么?”

  “鐵男吧,之前商量好的。”

  “可以,鐵男打亞索也好打。”

  “OK。”

  經過了一番交流之后,GAM的最后一手英雄敲定了金屬大師。

  看到這一幕Sac眾人一樂。

  “上當了啊。”

  “嘖嘖,如果鐵男真的是打亞索的話,的確還算可以,但可惜的是……”

  emmm。

  雙方陣容徹底敲定了下來。

  然而解說們還在分析著兩邊陣容的利弊之時,眼尖的remember卻突然間發現,Sac這邊在倒數20秒鎖定之前,陣容做出了最后的調換。

  “???”

  “等等!Sac這邊原本在中路上的小法師和上路的亞索做了一個調換,小法師這個英雄居然是李隊長在玩?”

  remember驚聲說道。

  其余兩個解說也紛紛看了過去,然后沉默。

  果然是不走尋常路的Sac啊。

  這種讓人完全看不懂的分路都能拿得出來。

  然而此時此刻最懵逼的就莫過于GAM的五人了。

  剛剛下臺的教練一個踉蹌,好懸沒栽倒在地。

  想當年亞索這個英雄剛剛登場,還是亞索的最強版本的時候,鐵男就算是克制亞索的英雄之一。

  因為鐵男他根本就不怕硬碰硬,被動的護盾可以完美抵消亞索Q技能旋風的消耗,而且亞索只要稍稍靠近一些就會被鐵男的E技能消耗到。

  所以鐵男打亞索是很好打的,這把按照他們的預想,鐵男在上路對線亞索,中路這邊盧錫安打小法師也是天克。

  雖然不敢保證最后一定能贏下這場比賽,但至少從陣容的角度上來看,他們的贏面非常高。

  三線都有或多或少壓制的話,打野levi選手就很容易發揮了。

  但小法突然轉移到了上路,這對作為教練的他而言,絕對是一個沒有想到的點。

  “那這樣的話,上路就不存在對線劣勢了啊,鐵男面對到相對手長的小法肯定是要被壓制的,而且你看啊,小法配合扎克想要抓到鐵男也比較容易……”

  良小傘盯著Sac的陣容,遲疑了片刻后突兀拍了下大腿。

  “啊我知道了。”

  良小傘一股恍然大悟的樣子。

  作為前職業選手,剛剛退役不久的他還能保持自己的游戲理解。

  雖然他的解說風格稍顯沉悶,但至少在陣容和戰術的分析上,良小傘還是具備自己的獨到之處的。

  “Sac的這套體系應該是以扎克為核心的,這一把對手的下路選擇了莫甘娜,小明完全可以舍棄掉對線上的優勢,讓uzi塔下發育,然后通過找機會游走配合香鍋去做事情。”

  良小傘侃侃而談:“而且這一把我預測,李隊長所在的上路會成為香鍋的重點照顧對象,這一把有扎克和錘石兩個能夠讓對手強制位移的英雄,在這種情況下小法師E技能的容錯率可就要提高很多了啊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remember眼前一亮:“小法師E技能只要將敵人圈在里面,然后扎克先手的話對手就只能交閃了,不然很有可能被扎克的E和R的強制彈射,彈射到小法師E技能的邊緣?”

  “是這樣,聽起來好像實用性沒有特別的強,但事實上對于一個手短的鐵男,一旦Sac真的選擇這樣對他做出針對的話,他這把超鬼預定。”

  良小傘點了點頭:“因為扎克的抗塔能力本來就非常強,小法師的爆發又很高,只要鐵男被暈倒的話幾乎是必死的,扎克根本不需要抗多少次防御塔鐵男人就沒了。”

  “而且錘石也能夠做到強制位移對手……”

  “這把小法師可能會過的很舒服啊。”

  對線期已經開始了。

  正所謂當局者迷,旁觀者清。

  本來GAM就不是太古老的戰隊,他們是用于創新新的戰術和套路沒錯,但面對其他賽區的戰術在沒有詳細了解之前,卻很難分辨出對手的意圖。

  本來GAM是有商量過要不要進行換線的,但最終還是被否決了。

  一來他們的上中兩路選手的個人實力本就不是很突出。

  在這種情況下貿然換線很有可能會被香鍋各種照顧到崩盤。

  畢竟一個上單選手如果去到中路了的話,就會明顯察覺到他的防gank意識就稍有欠缺了。

  在上路只需要防備一條線,在中路卻需要防備兩側的野區。

  所以他們還是選擇正常開局。

  “我前期能壓制一些這個亞索,不過也很難壓制太多。”

  GAM的中單老老實實的說道。

  盧錫安面對亞索到底還是有些手長的優勢的。

  “我先刷,中上兩路穩住,小法前期傷害沒有那么高的,你不是帶了魔抗嗎,別落下發育,血量被消耗低了就回城TP上線,小法師藍量沒有那么多的。”

  levi叮囑上路說道。

  別看手短打手長,但其實小法師的技能在線上很難直接命中對手,Q技能基本都是要留著補刀疊被動的。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操控金屬大師的GAM上單選手嚴肅的點了點頭。

  他們這把的陣容很強,如果他這個金屬和大蟲子能發育起來,那就是兩個比較肉的坦克英雄,配合雙adc的輸出,甭管是拿龍還是打團,都有一定程度上的優勢。

  不能和對手拖后期就是了。

  其實GAM五人心里是有點別扭的。

  他們現在有些自相矛盾。

  大蟲子和鐵男都需要發育。

  但又不太想和對手打后期。

  這就讓他們十分糾結。

  
无错一肖中特